top of page
  • Writer's picture阿哞

电影《热带雨》影评





《热带雨》是一部非常不“新加坡”的新加坡电影。陈哲艺的片子总是俗而不烂,平而不淡,并尝试从最平凡的角度看待社会中最不平凡的每一个人,大声地告诉银幕前面的观众:我们听到了你的呐喊。


与其成名作《爸妈不在家》一脉相承的是,《热》的故事背景似乎是大马路上能捡到的平凡,但若与《爸》比较的话,《热》似乎是导演慢慢找到自己的方向的一部片子。《爸》的故事框架完整也严谨,是属于那种念出剧情简介毫无感染力的故事,但片子却让人看到这种“隔壁老王”的生活中的美丽和伤感,又带着一丝丝的疑问与反驳。若以最简单的方式评价的话,《爸》是一部很“正”的片子,而《热》就是一部很“邪”的片子。《热》的故事框架是俗称“小情节”的故事框架,看似偶然却是必然,仿佛夹杂着社会风风雨雨的批判来到了面前,让人回忆起若干年前那一起轰动国家的新闻。但看到最后,却会发现其的核心与《爸》截然相反:隐藏在雷鸣闪电背后的是那一份填满了世界的空虚与麻木。若说,《爸》是陈哲艺把新加坡最平凡的“美”展现给世界的话,那《热》就是他要给新加坡社会看到的最普遍的、随处可见的“丑”。

《热》的主旨似乎可看为人在社会中身不由己所带来的空虚。阿玲与老公的夫妻生活渐行渐远,并不是“相敬如宾”中美好的互相尊重,而根本就差不多是“形同陌路”了。阿玲尽自己所能的贤惠,照顾着生活不能自理的公公,但换来的只是投入其他女人怀抱的老公;她被Andrew的背叛伤害,却因母亲的寄望和公公的依赖束缚着自己,只能够默默的承受。她对华文成绩不理想的学生补课,换来的却只是学生的不屑一顾,而校长的一句“It’s only Chinese”把她的无力无限放大。每天接触最多的人或许便是她的公公,但公公却是一个无法言语、无法沟通的中风病人。生活中无法与何人建立真正的连接是阿玲生活中空虚的源头;她的情绪无法得到释放,她的故事无法被别人听到,使她慢慢被这种“孤寂”的生活压垮。引用一句俗套的话,人是群居动物,而找不到其“群”的阿玲则渴望着与其他人的连接。正是这份渴望让她慢慢靠近学生玮伦;她一开始并不是垂涎于他年轻的肉体,也不是看上了他的美色,而是处于纯粹的需要寻找到与别人的连接而已。但是,血气方刚的少年自然不能够明白妇女本无情欲的主动,只能把自己的欲望投射在阿玲身上。若往重了说,这里并没有社会眼中的不伦恋情,只有一个在脆弱时期被欺负的可怜女人。有人说阿玲和玮伦的床戏拍的不好,比起干柴烈火的激情更像是一场水到渠成的强奸,而阿玲在这场“强奸”后的平静和无动于衷像是她罪孽的证据。其实,这样的言论其实根本就是片子所要探讨的问题:社会的眼光和对错的舆论。与其说阿玲的冷静是罪恶,我更愿意把这些归为她对自己身体的放弃;在失去了对自己的身份的话语权的时候,她就已经把自己的灵和肉分割开来,肉体继续做着需要做的事和承受着需要承受的责任,她的灵魂却渴望着另一道灵魂的温暖和关怀。


而片中的家庭观似乎是比较容易被忽略的一点。《热》中的每一个家庭都是分裂、破碎的:Andrew的父亲交由其妻子阿玲照顾,几乎不闻不问;Andrew对妹妹孩子的满月不屑一顾,甚至连让自己父亲见一见孙女的意思都没有;玮伦的家长长期不在国内,对儿子的生活几乎不闻不问,只在乎他的成绩好不好;阿玲对弟弟的态度似乎隐藏着瞧不起,即便姐弟两人一个月只见一次,而阿玲的妈妈在与阿玲的通话与其最后返乡的时候也并未看穿女儿“善意的谎言”。当理应最亲近的人逐渐变得冷漠的时候,阿玲变成了一个失去了“人性”的人,只剩下了他人对她的要求架着她的肉体继续生活。


毫无疑问的,电影最成功之处在于其演员。曾听说陈哲艺为了这部片子光是选角色就花了将近一年时间,而其成果是显而易见的。杨雁雁作为片子中的核心人物深刻的带出了阿玲的麻木和渴望,但也以看似平淡的“表演”让人看到阿玲在堕落中依然保存着的一缕温暖。可以说,阿玲的角色是不能靠演出来的,演员只有把自己完全投入其中,放开一切束缚继承角色的世界才能够体会到其中的感情,更要赤裸的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暴露在空气中才能够重现给观众。可以说,《热》会抓人心魄的原因有近七成需要归功于杨雁雁对角色的重现,而片子的另一大亮点实源自于偶尔咿呀两声的公公(杨世彬饰)。演好中风后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本就不易,而要把其中的精髓演绎到位更是难上加难。若阿玲是《热》明面上的核心人物,那公公就是其暗面的主要象征。公公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通过别人的帮忙和咿咿呀呀的几声和世界沟通;但他的思维和大脑是非常活跃的,不仅有自己喜好也会关注着周遭的人和事。他渴望与世界交流,但却被他衰败的身体束缚,而这正是《热》的精髓所在:我们均有自己的渴望,自己的空虚,却被我们的皮囊所阻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慢慢腐坏。作为重要的男配角,许家乐的表现也算是可圈可点;或许因为受到剧本要求,他虽然充分的表现了中学小男生的冲动与稚嫩,但也让学生的角色变得有些扁平,有些地方甚至让人感到杨雁雁似乎无从借力,而整部片子也似乎是靠杨雁雁一个人撑起来一样。若许家乐在电影里的不足是因为缺少经验而造成的些许瑕疵,那李铭顺只能说是让人失望至极;作为老牌演员,他没有以老公的角色为电影中“家庭线”塑造足够的张力,而这也导致电影中的多处矛盾达不到预想的能量,一些剧情的发展(明显如阿玲与学生的激情,微小如公公的的死)显得突兀单薄。在这么一部旨在以人生的平凡为切入点的作品里面,演员的功力和镜头的大胆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两个因素,而《热》在第一方面中可以说是稍显不足;杨雁雁和杨世彬演的再真实,也只能够背起许家乐的瑕疵,却掩盖不了李铭顺的无作为。


对一部新加坡电影来说,《热》无疑是大胆和极具冲击力的。全片几乎没有背景音乐,只有在片中角色主动打开收音机的时候才有音乐播放,让其看起来十分写实。而正是这种写实的手法让其要传达的信息与故事更具冲击力,似乎观众就与阿玲和玮伦生活在银幕中一样。导演也并没有刻意的以戏剧化的安排带出本就有些匪夷所思的情节,而是将重心放于一种日常生活的拍摄之中,似乎企图以“平淡生活里的刺”这样的概念带动故事的展开。这样的大胆尝试无疑是有效的,非常的手法衬托着影片非常的故事,但却似乎并没有贯穿到底。或许这样的评价过于武断,但导演的某些理念似乎并没有被他执行到底。影片的“平淡”在前半段很好的呈现了阿玲“大音希声”的孤寂感,但疾走在事态逐渐上升的后半段却似乎也跟着故事上浮,而并没有在预想中“平淡”一路上走到黑,一些镜头的转换似乎比之前更为急促,给人一种“沉不住气”的感觉。本以为床戏会是电影的高潮,但看了却只有迷茫,似乎一切毫无预兆,毫无警示,毫无意义的发生了;静止的长镜头把观众架在椅子上看完那一段,让观众屏着呼吸,但音效的零处理却让这口气卡在喉咙,在意识到那应该是很重要的一部分的时候片段已经结束。或许导演的意思是要让观众切身体会阿玲的迷茫与麻木,体会到她的种种“不明白”,但对大多数人本已经不明所以的电影在这样的“沉浸式体验”后只会让观众与电影更加脱离。若将床戏视为电影故事线的高潮,那其人物内心的爆发处便应在于阿玲和玮伦在草坪上的拥抱。此处导演用心良苦的以最通俗的示爱企图带出玮伦的幼稚,并以其对比阿玲复杂而简单的安慰,但声音上同样的零处理使阿玲的话语变得异常苍白,镇不住观众对玮伦的“肉麻”。本来颇有“千言万语化为一句”句的意境顿时在影院中观众的嚎叫声萎缩,破坏了本可以无限延长的场景,有些可惜。若导演坚持以“无为而为”的概念不以声音的淡出与加重做出更多的修饰,那或许可以更多的长镜头或极近镜头让空间替声音“说话”。导演似乎也有这方面的打算,但却或许可以更加大胆一点;雨中的热烈或许可以更加长久,而床上的激烈或许可以更加靠近,给观众一种在窥视片中人物,“冒犯”他们隐私的不舒服感,加深那些时刻的渲染。


看完了电影,感觉有些唏嘘;觉得导演似乎迈出了大胆尝试的一步,但不知是因为拍摄匆促或者考虑到受众群的口味与观影习惯而在某些方面上有些缩手缩脚。电影的大胆令我震撼,演员的再现更是完美的传达了一些难以定义的感情,但似乎还可以更完美一些。


当然,此影评纯粹属一个不懂电影的小白的臆想,如有冒犯,敬请见谅。




写于 二 O 二 O 年, 一月二十八日

2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Комментари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