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Writer's picture阿哞

戏剧《小儿子》剧评



故事工厂的作品连续两年来到新加坡华艺节呈现,2019年的《庄子兵法》与2020年的《小儿子》均是由黄志凯编导,在整场演出的节奏与气氛的调度上明显的继承了他的风格与手法。两场演出在刻意的设计下把观众的情绪紧紧的攥在手心,让观众能够更深切的体会到《庄》的诡谲和《小》的心酸;话虽如此,本文却对此方式的运用有所保留,觉得其所产生的效果可圈可点。《小》的另一大特点便是其舞美设计的统一与高度集中,从颜色的调度到音乐的分配在全戏中可说是起到了至关重大的作用,在潜移默化中不停地影响着观众的情绪。


《小》的反馈甚好,很多观众在台下忍不住落泪,但本文认为以这出剧的题材潜力而言,并没有达到它可以有的情绪制高点。首先,《小》中的每一幕均似一个个独立的生活碎片,描绘着父亲与儿子生活的点点滴滴。初时看来,这样的安排很能够让人身临其境;以小小的生活琐事慢慢铺开故事的局面,并很好的将父亲的病情起因转折交代给观众。但是,如此手法的运用便使得观众的情绪无法完全的积累起来,以其在戏中的制高点爆发。从最初几幕开始,每一幕的结尾都有小小的情绪发泄:中秋节父亲忽然看到回忆中的小儿子,仲宁在接待客户的时候跑去营救父亲的窘况。这使得每一幕所建立起来的戏剧张力未能被下一幕“接力”起来;全戏中最有爆发力的部分,即仲宁与父亲为洗澡的事情发起争执的部分,便无形中减弱了许多。观众已经多次看到仲宁的“小”发泄,而若没有以如此多的事件与碎片“泄密”,仲宁的情绪或许便可以隐而不发,最终在高潮的时段才更加有冲击力。这样的编排在《庄》也甚为明显,但效果却有不同;《庄》的每一幕均似一个个独立的部分,只是在大局上仍能让人读懂,主要便因其幕与幕的间隔时间非常短,常常在一幕结束之后仅仅几秒便已转到了下一幕,给观众带来一种无形中的压迫感。《庄》每一幕也并没有让其中的戏剧张力缓慢的从松弛点开始,而是直接继承上一幕的气氛。这或许与《庄》变化不多的布景有关,但看似零散的节奏却很好的把故事人物面临绝境的紧迫和绝望心情传递给观众,并不会如《小》一样把观众的情感打乱。


《小》的另一大特点便是舞美设计的统一性与高度协调,其中色调的选择与运用便很好的贯穿了整出戏。颜色,作为演出与剧本最大的分别之一,在《小》中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小》以不同颜色的混合运用把整出戏的重点圈了出来,在起到心理暗示的作用的同时并不影响角色的正常发挥。其中,最为突出的便是剧中不仅代表着父子之间真挚的爱,更隐喻着那些回不去的美好回忆的红色;幼年的仲宁从始至终都穿着红色的上衣,仲宁令父亲最引以为豪的画作也是以卷红色的卷轴。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父子之间从那份画作开始便有了隔阂,但“红色”的爱却就如已经长大的仲宁仍然穿着的蓝红色相间的领带一样,始终并没有离他们而去。若“红色”使父子之间不曾泯灭的爱,那暗冷的蓝色调便象征着现实生活中使“红色”无法和以前一样的种种,而《小》中灯光的运用便很好的做到了这一点。父亲对往事的回忆几乎完全都是以暖色的灯光打亮,无论是开场和结尾的公园,亦或是父亲在争吵过后的走神,舞台均会以暖黄色或暗橘色的灯光暗示。有趣的是,每当父亲在生活中回忆起往事,暖色灯光打在年幼的仲宁“阿奶牛”身上的同时,舞台上的其他地方,特别是仲宁等人的周边,均会以冷清色或者暗蓝色的灯光照拂。冷暖两色在剧中泾渭分明,不可互调,便也暗喻着剧中的最高任务:失忆家庭的矛盾无法调和,只能以无限的包容继续谅解。


《小》的节奏在拉近了观众与戏剧的距离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泄了一些高潮处的情绪,但颜色和灯光的运用却在暗处很好的把观众的潜意识把控在同一条线上,弥补了其中的缺漏。




阿哞 ,三月二十八日,二 O 二 O 年


1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